Category Archives: 僧

Article relating to Thai Sangha written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泰國龜神信仰

道威縣的龜神神像。 龜神的上後背部飾有蓮花。

與對帕雅•喬•拉赫(鱷魚神)信仰類似,在泰國有關帕雅•島(龜神)的神話,傳說和民間故事文化也很豐富。 這種信念可以追溯到暹羅戰勝寮國之後的公元1600年。 在沙功那空府的林南蓬河沿岸建立了一個新村,名為帕雅•島村,即龜神村。 目前,庫特納卡姆工藝美術中心已經在道威縣民政事務處後面建造了一座巨大的龜神雕像,周圍環繞著許多較小的龜神雕塑。

鑾普留瓦萊唐通佛寺

泰國有幾位著名高德製作和開光龜神像和佛牌,最出名的當然是瓦萊唐通佛寺的鑾普留大師。

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的龜神

帕雅•島任務克靈佛牌照片由收藏家克里斯托弗•李先生提供

如果將最受好評的龜神神像和佛牌歸功於瓦萊唐通佛寺的鑾普留大師,那麼您可能想知道,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的鑾普沙利所製造和開光的那些龜神神像和佛牌又有何特別之處?

雖然大多數大師在製造和開光龜神神像和佛牌時都使用了長壽和繁榮的咒語,在這方面,鑾普沙利除了傳咒語之外,還增加了護身和防危等咒語。 這些就是來自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的龜神的特色。

帕雅•島任務克靈佛牌

這些特徵在2535年製造的龜神任務克靈佛牌中最為突出,這批佛牌經過了5年的開光後才於佛曆2540年發行。在每批帕雅•島任務克靈佛牌,每枚都有一個符膽植入,使其能發出響鈴聲。 鈴聲響起時就表示吉祥,但如果鈴聲不響,則建議信徒避免進行任何預定的活動,因為龜神已經預知危險。

石雕龜神神像

去過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的人都會注意到在該佛寺內的一間房裡有許多用石頭和大理石雕刻成的龜神神像,一排一排排放在架子上。 那些龜神神像是不共信徒奉請的, 實際上它們是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的守護神,這就是為什麼瓦拉姆補咯哎佛寺也被當地人稱為龜神之家。

佛曆2540年製造龜神神像

佛曆2540年製造龜神神像

唯一可共信徒奉請的龜神神像是製造於佛曆2540年的一批,並在鑾普沙利圓寂之後於佛曆2542年發佈。 它們的尺寸為3、5和7英吋。 總共只製造了797件。

但是,根據瓦拉姆補咯哎佛寺現任住持帕庫帕蒂阿努打咯 大師於佛曆2560年9月6日刊登的通告明確澄清和警告,目前市場上存在大量冒認鑾普沙利開光的仿製的龜神神像和佛牌。通告書註明以下:

鑾普沙利 ~ 瓦拉姆補咯哎佛寺

1.在綠色樹脂托盤上的龜神神像(位於鑾普沙利照片的左側)是由工匠帶去給鑾普沙利進行檢查的模型。 但是由於工匠無法找到鑾普沙利規定的所有9種顏色,因此該批神像就沒有製造。 如圖中所示,現在唯一的模型就在佛寺中。

2. 在白色盒上的龜神神像(位於鑾普沙利照片的右側)是製造於佛曆2540年的一批,共造了797件。

3. 金色龜神神像(位於鑾普沙利照片前)是動物標本剝制術,只有一隻。

4. 那3英吋的小龜神神像(位於鑾普沙利照片的左下角)是用石膏製成的,上面植有位於柴納府的塔納克佛寺瓦龍波蘇北的戒指,那是最多偽造的類型。

5. 那3英吋的小鐵鑄烏龜(位於鑾普沙利照片的右下角)是來自來興省馬賽的工廠鑄件,由一位侄子送給鑾普沙利的紀念品, 它僅用於擺美。

石頭和大理石雕刻成的龜神神像,一排一排排放在架子上

最後,帕庫帕蒂阿努打咯勸告信徒們“要奉請石雕龜像時要謹慎考慮,以免成為一群偽造物的受害者”。

在這兩篇文章中,我們向您介紹了鑾普沙利的鱷魚神和龜神,在我們的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為您介紹更多鑾普沙利製造和開光的佛牌,看看鑾普沙利如何把鱷魚神咒和龜神咒融合在一起。 因此,請繼續關注。

順德哆佛歷2521年佛牌

順德哆佛歷2521年佛牌-瓦犒翁帕佔佛寺

順德哆佛歷2521年佛牌

這枚順德帕普塔占哆•博瑪嚷寺佛曆2521年佛牌是2521年由華富裡府的瓦犒翁帕占佛寺的高德鑾普發•帕塔查理製造和開光。佛牌正面描繪了順德帕普塔占哆坐在三層“察塔”椅上,代表三界,兩支象牙代表驅邪與吉祥,“帕育”即僧侶的扇子代表僧伽的最高秩序。 佛牌的後方側是一個佛塔和佛陀的腳印,上方散發出光芒,代表佛陀的足跡。 總體而言,這枚佛牌代表擁有者將受到順德哆的保佑和祝福。

很少有外國人聽說過瓦犒翁帕占佛寺,因為三到四十年前遊客幾乎無法到達,原因是這座寺廟位於華富裡府海拔650米的最高山峰,當地人稱為“哈努曼”山,即猴神山。 在沒有任何精神準備的情況下,無論是泰國人或外國遊客都不會輕易登此山。 在那段日子裡,我們必須徒步跋涉,穿越茂密的森林,足步慢慢登上山。

瓦犒翁帕佔佛寺的帕平壤將賢佛祖佛像

但是,目前這座寺廟已經完全建成,山中有一尊巨大帕平壤將賢佛祖佛像。 佛像腳寬(膝蓋至膝蓋)45米,高度為75米。 這是繼安通省瓦孟佛寺龍波雅佛像之後。全泰國第二大佛像。

3790階樓梯有助於瓦犒翁帕佔佛寺

為了使信徒和遊客容易登山到達佛寺,瓦犒翁帕占佛寺修建了一條3790台階的樓梯,直通山上2165英呎高的佛山。 此外,從佛寺還建造了另外一條180階樓梯,即大約再向上100米左右,以將信徒和遊客帶到山頂上。山頂上建有著許多道教神像,包括觀音娘娘和關帝聖君等。 現在,這座寺廟已成為華富裡府的景點,每年吸引了千千萬萬信徒和遊客。

泰國南傳佛教受戒儀式

泰國佛教文物商店的許多業主都會聲稱自己曾經在泰國當過僧侶,以便對南傳佛教道統有一定或深入的瞭解。我當然也不例外。在這篇文章中,我將陳述我在泰國一座歷史悠久的寺廟中,依據泰國佛法受戒的過程。我使用了“依據泰國佛法”的描述是因為泰國南傳佛教受戒儀式(具足戒)是遵循釋迦牟尼佛陀所制定的古老的秩序和佛教修道院規則(維納亞)且為泰國2505年“僧伽法案”所管制。在當代泰國,隨著旅遊業的興起,許多寺廟都非正式地降低受戒儀式的先決條件以方便外國人請求剃度為僧。儘管如此,若非根據佛教寺院規則進行的任何儀式都是無效的,無論寺廟的動機是否是要為他人開啟方便之門或如何,剃度者都不是真正僧侶,只能說寺廟開了方便之門給這些請求剃度的外國人一個心靈上的安慰。因此,剃度者必須熟悉聖職任命過程且依法一一通過。我不會重述整個泰國南傳佛教寺院規則,但只在此分享我個人經歷足矣。


我將把泰國南傳佛教受戒儀式分為兩部分,即納迦的剃度和正式進入維納亞。

納迦的剃度

泰國南傳受戒儀式到如今仍然採用原始佛教語言巴利文進行,以保持一定程度的神聖和莊嚴形式。這泰國神聖任命儀式不以任何其他語言進行。老實說,巴利文是一種沒有多少人熟悉的語言。我也不例外。因此,在我的 神聖 職任命之前,我請求泰國朋友把整個儀式過程如劇本般的誦讀給我聽,而我將其發音用注音給記下,並且我的泰國朋友也不厭其煩地把整個巴利文所記載的儀式含義一五一十的為我解釋。我把這些資料帶了回去,直到我將整個“劇本”記住後,我才又回到了寺廟正式要求被任命為僧。

那是在2534年12月1日左右的清晨,我在泰國曼谷一座歷史悠久的佛寺,瓦耐南鴻佛寺時代由一位備受尊敬的冥想禪師,來自瓦道東薩嵐佛寺的鑾菩蘋達瑪所建造的。兩個多世紀以來,瓦耐南鴻佛寺一直是泰國佛教的重要中心,現任住持鑾菩文若更是目前為數不多的巴利語言專家之一。

瓦耐南鴻佛寺

瓦耐南鴻佛寺

我已故的父親為我受戒儀式啟動了剃度儀式過程開端,他為我剃了第一縷頭髮,代表他批准我進入維納亞和授予他對我的祝福。接下來是由我 師兄瑪哈巴Maha Bard啟發納迦的剃度儀式,師兄口中唸唸有詞地剃光了我的頭,眉毛,並用純淨的白水塗抹我,這代表了我身心的清潔,一心向善。

父親為我剃了第一縷頭髮

師兄瑪哈巴為我剃度

納迦儀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佛陀時代,話說當時,有一條蛇(巴利語稱之為納迦)將自己變成人形並被任命為僧侶,但是當他的身份被發現時,佛陀召喚了它 並告訴他只有人類方可以做和尚。佛陀賜予納迦五戒,以便他在下輩子獲得人類的肉身,從而允許他進入維納亞。與此同時,佛陀宣佈所有未來的僧侶候選人將在正式授予僧袍之前皆以“納迦”稱之,而且受戒儀式的前端便稱為“納迦”儀式。

納迦打扮

納迦然後打扮成:


1.長袖白襯衫

2.白色圍裙


3.白色背帶


4.納迦腰帶。


5.白色長袍卷滿了金色


6.項鍊。

寺廟環繞遊行

當納迦儀式完成後,親朋戚友和祝福者都狂歡起來,音樂將響起,人們也隨著跳起舞來,開始了一陣寺廟環繞遊行。

祭拜典禮

寺廟環繞遊行的過程中實際上也是一種儀式,是對靈界發出公告公佈我即將剃度為僧侶,它們應該高興並挺身而出來分享和接受功德。 這就是為什麼當我環繞寺廟時,我不得不停下來為靈魂獻祭 。

在對靈界發出公告公佈我即將剃度為僧侶後,我被招到“薩拉”或簡稱為聖殿,聽我未來師父泰國著名人緣大師鑾波順治蘇赫講道。他告訴我,如果我成功地成為一名正式的僧人,他將接受我為他的徒弟。

正式進入維納亞

正式進入維納亞

在獲得恩師的祝福之後不久,我便被傳喚到“梧泊屬”或受戒院。那時,大廳僧侶聚集,好不莊嚴。在我抵達受戒院門口便被兩名高僧長老在入大約十二英呎 處給攔住了。那是代表受戒儀式正式開始了。如前所述,只要是巴利語言,我就是文盲,因此,我焦急地,專注地聽取了兩名長老以巴利語誦出經文,等待著我所背好的對答出現。

當我順利通過“安塔拉亦卡達嘛”即使進入維納亞的障礙,並被召喚出現在僧伽面前時,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在我進入受戒院的那一刻,我從贊助者手中接過加沙。僧伽會眾是由一位重量級高僧昭君蘇帖(現稱昭君帕帖)主持,他是瓦帕葩屯徹底佛寺的住持。昭君帕帖是我的戒律導師,負責我在整個僧侶生涯中的良好行為且堅守佛門227條戒律。儀式繼續進行,我跪倒在僧伽面前,把僧袍放在我的左邊,這樣我就可以把供品一一呈上給戒律導師昭君帕帖以及兩位高級監考長老鑾波蘇博(前瓦耐南鴻佛寺的住持)和鑾波文若(現任瓦耐南鴻佛寺的住持)。接著,我便以巴利語朗誦芭蘭帕查經文三次請求出家。然後我的戒律導師在發出正向和反向命令之前指導我進行冥想。他隨後將內袍放在我的頭上,然後把剩下的束縛還給了我,讓我換上 。

在我穿上袈裟之後,我又回到了僧伽之前。在那裡我正式皈依三寶且接受十戒。這真的是對記憶的考驗,我不得不用巴利語朗誦“霧卡薩萬達密潘茶,薩巴嘛帕拉談卡嘛它美潘茶……“,要求受戒。經過與鑾波蘇博和鑾波文若以巴利語一陣對答之後,我成功完成接受十戒承諾,成了沙彌。

雙手合十請求尼薩雅

接下來,我從贊助者手中接過了缽,鮮花,香和蠟燭,再回到了我的戒律導師跟前,把缽放在我的左邊,同時把鮮花和香燭供給昭君蘇帖。

把鮮花和香燭供給昭君蘇帖

然後我用安加利手勢即雙手合十,並用巴利語請求尼薩雅。隨後進行了一系列的往返巴利語對答。隨後我的戒律導師告訴我我的巴利文法號叫刊惕帕 咯並將缽給我抬在我的左肩。之後,我被指示退休到後院去。

在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後,我又被兩位高級監考長老召回集會。那時我要求霧帕薩帕達,正式接受全部227條戒律,並真正成為一名正式的僧侶。

正式接受全部227條戒律

儀式結束後,我成了鑾闢刊惕帕咯。經過休息一陣後,我的戒律導師向我詳細解說何為修道院四大罪行以及何為僧侶四個基本需求。然而,與修道院的指示相反,我在當天收到了大量的禮物甚至金錢,遠遠超出僧侶四個基本需求。我把所有禮物與僧團成員分享,而又把收到的金錢捐贈給了寺廟基金。總而言之,進入維納亞基本上不全有關於放棄世俗物質和慾望,不是嗎?

進入維納亞的儀式終於完成了,但另一系列的儀式即將開始。拜師儀式便在當晚進行,我也順利拜在人緣大師鑾波順治蘇赫門下成為他老人家的入室弟子。這為我後幾十年對泰國佛學和靈異學展開一連串的學習,研究和練習……